您的当前位置是:首页 > 好书推荐 >

我们台湾这些年
2014-06-06 09:56:35   来源:   作者:   点击:


 

关于真正的台湾,你又了解多少?

这是我常常问大陆朋友的问题。

我明白,对于很多大陆朋友来说,台湾往往只是一个空洞的政治概念;大多数人并不清楚台湾过去30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台湾普通民众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其实,台湾30年来的社会巨变,绝不亚于改革开放30年的大陆。

1975年蒋介石逝世后,台湾局势骤然微妙;蒋经国于70年代末力排众议,强力发动台湾社会变革,直接推动了台湾的经济腾飞;接下来的几十年,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等政治人物粉墨登场,台湾社会风起云涌,每一个最普通的台湾人,都卷入其中,日常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30多年的社会巨变,也给我和我的家人,留下了许许多多令人难忘的欢笑与泪水。

本书从我出生的1977年写起,以一个台湾平民的视角,向您细述30多年来台湾社会的大事件和小故事,与您分享过去30年台湾老百姓最真实的日常生活和悲喜人生。

读完本书,您多半会感叹一声:这些年,原来大家都不容易!

 

作者采访笔记:来源《看天下》Vista

“我跟台商没差别啦,只不过我卖的 是文字,用大陆语境去解释台湾而 已。”坐在北京胡同深处的咖啡馆里,廖信忠点了一杯冰拿铁,喝了 几口,就打开话匣。
     这位生于1977年的台湾青年,32岁 时因为一本网络连载之作《我们台 湾这些年》爆红,成了畅销书作 家。现在,他带着另一本书《台湾 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重出江湖。
     前一本书,是为了回答大陆小伙伴 们的提问:“台湾是什么样子的,你们是怎么长大的?”后一本,则是对 大陆朋友另一个常见问题的回 复:“台湾人到底怎样看大陆?”
    身穿发白牛仔衬衫,脚踩登山靴, 比实际年龄更显年轻的廖信忠,就 像一个两岸信息的民间搬运工。党外运动、台湾解严、族群撕裂、政 党轮替……他的成长史,恰好也是一 部台湾社会跌宕史,而“70后青年的 私人视角”,是他独特的标签。

     台湾同胞的“祖国观”

     新书的书名,按照廖信忠自己的设想,应该叫“台湾这些年想象中的大陆”,记录的是隔绝年代里,台湾老百姓看不见、摸不着的大陆,是如 何通过种种微妙方式影响台湾的生 活,小到漂洋过海的金华火腿和茅台酒,大到挑战国民党威权的《国 际歌》和《毛泽东选集》。
     不过出版商有他们的考量,最终在书名里用了台湾人现在甚少在日常中使用的字眼:“祖国”。不出所料,这个词,同时抓住了大陆人和 台湾人的眼。
     台湾人的“祖国观”原本就是一个微妙的话题。“祖国”这个词,在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初期,曾在宝岛非 常流行,台湾人原本很高兴终于回 到祖国怀抱,但这种感觉被国民党在很短的时间内扼杀了。1949年后,幻想“反攻大陆”的国民党又不断强调“祖国”的概念,既构成了台 湾人几十年来对大陆的“脑补”,又 让“祖国”二字染上不可磨灭的政治 烙印。这些都无形中影响到台湾普通民众对大陆的认知。
     廖信忠想还原的,正是那个“脑 补”时代的往事——解严前的一代代 台湾人,是如何从只言片语中形成对大陆的想象,那些想象是什么样 子的?
     他讲了一个“共匪头”的故事。当年 台湾的小学办绘画比赛,很多小朋友会画政治题材,类似小侦探跟 踪“匪谍”,或者“拯救”大陆百姓等 等。“那时候谁知道大陆人长什么样 子?结果发现大家画大陆人,无论 老幼都会留着同一种发型——我们管它叫‘共匪头’。我们的刻板印象就 是这样。”
    现在回想这种“脑补”,廖信忠感觉 很好玩。然而在另一些“脑补”破灭 的时候,那种世界观被颠覆的感觉,却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明白 的。
     比如,他小学时觉得“共匪”就像书 上说的:脑满肠肥、穿毛装戴红星帽、手拿长鞭呵斥老百姓……后来他 上初中,听说历史课本里有“共 匪”的照片,他领到书就兴冲冲地翻 开来:“不看还好,看了人生观都要 崩溃掉。”
    那是一张周恩来的照片。当时他不 明白:“共匪”怎么能长得这么帅、 这么凛然?
     于是,因为这些零零星星的信 息,“党国”政治宣传中刻意丑化的 大陆波普才一点点瓦解,他对彼岸有了新的想象和憧憬。

     他的书,对台部门人手一本

     咖啡很快喝完了。廖信忠掏出一盒 喉糖。他说这是自己的“出书后遗 症”——因为连续接受媒体轮番轰炸,弄得喉咙沙哑。
     他的上一本书《我们台湾这些年》 印了50多万册,宣传语是“一个台湾青年写给13亿大陆同胞的‘家书’”, 听起来有些矫情,但它在内容上“前无古人”:一个台湾人用大陆人熟悉 的口吻,讲述故乡30年以来的社会 剧变,以及剧变之下老百姓最普通 也最真实的故事。
     比如,1989年台湾街头运动此起彼伏,其中包括“无壳蜗牛运动”:那 几年,台湾当局大力支持房地产开 发,财团疯狂炒房,导致房价暴 涨,很多年轻人奋斗20年也还不完房贷,成为“无壳蜗牛”。某天夜 里,年轻人们聚集在台北忠孝东 路,很平静地唱歌、吃宵夜,然后 露宿街头,以行为艺术抗议房价过 高。
    “原来在房价问题上,同胞们也不容 易啊!”当年的帖子下面,一位网友如此评论。
     聊起这些,廖信忠腼腆地笑了笑, 说自己上本书其实写得不够好。后 来在《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中他成了记录者,除了采访当事 人,还要到处跑“文化局”、图书馆 找资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采访者 聊了一整天,第二次再去,人已经 不在世了……”
    他用大陆语调讲述的台湾故事,不 仅打破了以往涉台书籍的生硬腔 调,还带来了不少令大陆人感到陌生的东西。
     连对台部门工作人员都成了他的忠实读者。有大陆官员私下跟他 说:“你写了很多我们从前没注意到的内容,比如:为什么台湾人会这 么想。”据说各地台办几乎人手一本 《我们台湾这些年》。

     非职业作家

     廖信忠手上还有4部等待出版的书稿。
     他喜欢写一些普罗大众爱看的东 西,不板着脸说教,也不是很浅薄 的小清新呻吟。“算是比较低级趣味吧,厕所读物,让你看了哈哈大笑 还若有所思,从生理到心理都很通 畅。”
    可是当我问他“你算不算职业作 家”,他却想了几十秒才回答:“目 前不算,因为我在做巧克力糊口啊。但我希望以后可以是。”
     “做巧克力糊口”,指的是他开了家 卖手工巧克力的淘宝店,刚开张不到半年,从采购到售后都是他一手 在上海的家中包办。每天他花在做 巧克力上的时间,是8小时。
    “我可能年轻,又有点狂妄……现在 我觉得,做巧克力让我静下心来。 一开始只是想在写作之外有个副业,没想到这门手艺却让我好像打 坐一样沉静下来。虽然这样说有点 矫情,但是它对我而言算是某种修 行。”
    他希望有那么一天,大陆各地的咖 啡馆里都能找到他的书,一两本就 好。四处寻找自己的作品,对他而言是一种乐趣——他可以在旅途中 佯装成客人,找到自己的书之后偷 偷在上面签名,再悄悄离开。他已 经这么干了,就在北京五道营胡同 的某家咖啡馆里。
    “这样很好玩哦!”他大笑不止。那 小小的虚荣感背后,是一颗“业余作 家”的心。

 

上一篇: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
下一篇:困局与突破--香港难点问题专题研究

电话:020-87676818 E-mail:gdoea2010@163.com 邮编:510080 地址:广州市烟墩路14号202室

广东省海外交流联谊会(GD Overseas Exchange Assiociation) 粤ICP备130298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