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是:首页 > 新闻热点 > 时政热评 >

杭州被G20选中的 最大“秘密”:不按套路出了 三张牌!
2016-09-01 10:26:26   来源:智谷趋势 作者:严九元   作者:   点击:

 6c0b8408d0d31917aae238.jpg

9月4日,G20峰会将在杭州拉开序幕,这个齐聚全球数十位最有权势领袖的巅峰会议,正在将杭州推向世界的舆论中心:G20此前的举办地都是华盛顿、伦敦、多伦多、圣彼得堡这样的国际城市,此次首次来到中国,没选北京或上海,而是选择了一座1.5线城市。

其实,这已不是杭州第一次被追问“为什么是杭州”。过去近二十年,杭州由一座无可争议、好山好水好人文的旅游集散地,变成了一座“越来越说不清”的城市——

说它是一座明星旅游城市,可它又是国内仅有的几个第三产业超过60%的都市;说它是隐逸文化的发源,可它引领的移动支付和普惠金融,正在勇猛精进地带着人们奔向未来;说它是座1.5线城市,可它身上又有着太多让北上广深等正牌一线城市汗颜的“之最”;说它水土宜人适合养老,可越来越多来自硅谷、华尔街的技术、金融精英纷纷回国入杭……

杭州凭什么爆发出如此洪荒之力?

 

那些让北上广深也汗颜的表现

如果不带现金,只带一部手机出门,哪座城市你能生活得最好?

答案是杭州。

杭州已悄然成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之城。杭州98%的出租车、超过95%的超市便利店、超过50%的餐馆都可使用移动支付,甚至相当部分的菜市场小摊也能用手机买单。

杭州有最完善的公共自行车租赁网络,是中国唯一一个被BBC评为“全球公共自行车服务最棒的城市”。

杭州有遍布全市的信用借还网络,凭芝麻信用分免费借雨伞、借充电宝。

杭州是养老床位最充裕的城市;是白领年终奖最高的城市;是国内大城市中,真正做到“斑马线前车让人”的城市。

北京大学4月发布的报告说,互联网金融发展指数杭州最高,拥有金融街、中关村的北京和拥有陆家嘴的上海,仅排在第七和第八位。

杭州与北京、深圳一道被公认为是中国创业潮的三大中心,而从最近的发展速度来看,杭州最快。

杭州当然还是电商之都,快递之乡,互联网金融的绝对中心,是中国新经济的代表。

一个城市所有的荣耀,不管是生活还是商业、科技,杭州似乎都拿到了。

 

取消西湖门票其实是一种互联网思维

杭州的这种成长蜕变,与四大一线城市不一样。

北上广深,多多少少都是政治助力的结果。北京不用说了,政治中心;上海的腾飞得益于浦东的政策红利;深圳是因为老人在南海边划了一个圈;广州有广交会的加持。

杭州的成长蜕变,基本是靠自我生长,不按套路出牌,实现弯道超车。杭州式颠覆,有诸多要素,这里重点谈两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关键节点。

第一个节点,本世纪初,杭州逆势而动,在西湖拆掉围墙,取消门票,成为全国第一个免门票的5A景区。

这期间,黄山风景区,旺季门票由80元上涨至230元。张家界的武陵源核心景区,门票由158元上调至245元。

杭州不按常规套路出牌,意图是:不以旅游作为直接赢利点,而是以旅游业作为导流的入口,发展其他产业。

此后的发展按照杭州的预想进行。西湖免门票十年间,游客数量增加2.1倍,旅游总收入增长3.7倍,达到上千亿元。

人流量的增加,使得杭州餐饮、旅馆、零售、交通等相关行业迎来井喷,摆脱了单纯依靠门票的低附加值发展模式,同时对整个第三产业的发展都有促进。

15年间,杭州市第三产业增长速度达到9.3倍,将同为旅游城市的西安、桂林近5倍增速远远抛下。相对于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杭州的第三产业也有速度优势。

回过头来看,西湖模式就是在用互联网模式发展城市:

用免费的方式获取流量,不直接从入口挣钱,有了流量来发展其他业务。

西湖模式的效果广受认可,但为何其他地方仿效的少?这背后有一个不可言说的秘密:

门票收入比较确定,来钱快,更重要的是便于政府控制。如果免掉门票,客流可能增加一些,但旅游财富都流向各色小贩、旅行社、出租车公司、酒店等民间手里,政府能够支配的财富就少了。这是有的地方政府不愿意面对的局面。

敢于坚持流量入口意识,敢于藏富于民,这个不按套路出牌,一下子给了杭州较大的格局。

 

弯道超车

第二个更为关键的节点,是真的互联网来了。

两个“不按套路出牌”者碰在了一起。

一个是杭州市,没有按当时主流做法去发展重化工、制造业,而是重点发展第三产业,尤其是科技和金融。

另一个是阿里巴巴,在当时也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存在。从一部叫《扬子江中的大鳄》的纪录片中可以看到,马云回杭州创业是不得已的选择,当时他在北京做网站,到处去找政府机构求合作,想帮他们在互联网上向世界展示中国,但几乎是被轰出门去的。

马云后来说:

阿里巴巴来到杭州,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总部)不在北京、上海,而选在杭州。我创业那会儿诺基亚很棒,它的总部在芬兰一个小岛上,所以重要的不是你在哪里,而是你的心在哪里,你的眼光在哪里。北京喜欢国有企业,上海喜欢外资企业,在北京上海我们什么都不是,要是回杭州,我们就是当地的“独生子女”。

发展至今,很难说是杭州成就了阿里,还是阿里成就了杭州。但公认的是,杭州依靠这次出牌,完成了量级上的跨越。

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当前有两座城市的经济数据很抢眼,一座就是杭州,另一座是重庆。两座城市今年上半年的增速都达到两位数,在全国26个主要一二线城市当中分列一二名。

杭州与重庆各有特色,因此,有人认为,重庆和杭州代表了中国经济的两种道路。

二者有什么不同?一言以蔽之,重庆的重心在第二产业,杭州的重心在第三产业。

杭州的特点是以服务业立足,尤其是与互联网相关的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大数据等产业发展极快,信息经济对杭州2015年GDP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50%。

重庆的特色在于,其工业化道路的转型比较成功,已成为全国最大汽车生产基地,笔记本电脑产量占比亦达全球四成。与其他内陆地区简单承继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不同,重庆重视产业链延伸和集群优势,把加工贸易的“微笑曲线”大部分留在了重庆。

总之,互联网的嵌入和生长,帮助杭州弯道超车。杭州从一个以旅游为主打标签的二线城市,升级为具有全局辐射力的中心城市。

 

天堂与硅谷

弯道超车的过程中,杭州的气质也在变。

“天堂硅谷”是杭州最新的一个称呼。天堂,代表好山好水,悠闲的一面;硅谷,代表创业创新,拼搏的一面。

杭州不再是单纯的慢生活城市,而有了快节奏和拼搏氛围。

由阿里巴巴开始,杭州逐渐形成了一个互联网生态圈。

这里有产业集群的效应。比如中国第一座互联网金融大厦落户在杭州,吸引了一大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入驻,包括我们熟悉的蚂蚁金服、挖财、铜板街、51信用卡、恒生电子、数米基金网等。在互联网金融的企业集群方面,杭州走在前面。

另一方面,阿里巴巴会根据员工入职先后编排公号,如今已排到了十多万,其中离开的有六七万人,很多都选择留在杭州创业或发展,阿里系成为了杭州创业圈中的第一大系(阿里巴巴lPO后出来创业的阿里系、浙大为代表的高校系、以千人计划人才为代表的海归系,以及创二代、新生代为代表的浙商系,是杭州四大创业系,俗称“新四军”)。

互联网重镇形成后,杭州就成为各大巨头的必争之地。有人曾勾勒了杭州的互联网权力地图:

杭城以西的余杭,是阿里系的“天下”。

杭城以南的滨江,是网易系的“总部”。

杭城西南方向,在富阳东洲新区,一个规划占地500亩,投资13亿元的电商产业园已经整装待发,投资者是京东。

而从富阳往北延伸30公里,百度在杭州的首家分公司宣告成立不久,已经签约入驻“西溪籍”。

与之相邻的,是几个月前盛大开园的腾讯杭州创业基地。

 

第三次出牌

第一次不按套路出牌,用流量入口思维治理城市,打开了发展的格局。

第二次不按套路出牌,基于互联网和新经济实现了弯道超车,在经济转型上成为典范。

现在杭州在进行第三次出牌,试图把互联网变成水电煤一样的基础设施。这还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做到过的。

8月16日起,杭州用支付宝就可以坐公交了,这是全国首例。8月20日起,无须押金,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00分以上,杭州居民和游客便可在景区、机场、公交站等315个点免费借雨伞和充电宝,这也是全国首例。

如文章开头所说,杭州城市的智慧程度已遥遥领先。

第三次出牌有一个核心,就是金融,城市生活的便捷性绝大部分都与支付和信用相关。这其中,最关键是普惠金融的实现。

普惠金融是联合国首先提出的概念,目前已成共识。用大白话解释,就是把金融服务变得和水电煤一样,所有人,不论阶层,不论贫富,不论城乡,都能平等、方便享受到金融服务。做到这点的前提,一是保证风控安全,二是大大降低金融成本。

杭州敢于挑战普惠金融的难题,在于有互联网金融这张“王牌”。

业内流传一件趣事,一个银行系统和一个蚂蚁金服的朋友在一起吃饭,别人问他们:你们对小额贷款的定义是多少?银行系统的说,50~200万吧。蚂蚁金服的说:最低几千也贷,几万也贷,平均获批额度在5万块左右吧。

蚂蚁金服的朋友举了个例子,解释为何能服务那么多低净值用户:每笔线上贷款的IT成本,不到1块钱,这个成本,是银行的几百分之一。

技术带来的成本降低和流程创新,使得普惠金融成为可能。2010年以来,有400万家小微企业从蚂蚁金服获得贷款,其中95%的贷款项目,额度都在3万元以下。

最近,北京大学发布了《互联网金融发展指数报告》,其中一个结果比较有趣:不同城市距离杭州越近,距离北京、上海、深圳越远,互联网金融发展水平越高。该报告说,这主要是因为蚂蚁金服成为互联网金融的最大数据源,距离该数据源越近,互联网金融的推广力度越大,从而互联网金融发展水平越高,这也进一步说明互联网金融并不是完全超地理的金融现象。

没有传统金融优势和政策倾斜的杭州,借助互联网金融的势能,意外地成为一个金融重镇,这是弯道超车的又一实例。

它的意义甚至超出了国界。国际金融秩序一直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但移动支付,中国却走在了前面。一位业内人士几个月前曾有过一段描述:

美国大约有15%的用户用过PayPal、Apple Pay等移动支付,但实际上并没有成为日常生活习惯。对比中国移动支付发展的势头,可以说,美国现在更像2013年的中国,在移动支付发展上落后中国两年以上。

 

不想平庸的未来

不按套路出牌,肯定是想避免平庸。观察一座城市能否具有世界性的影响,往往有三个衡量指标

1. 有没有举办世界级的盛会

1851年伦敦举办首届世博会,1964年日本东京举办奥运会,这些世界级盛会,某种程度上是这座城市站到世界舞台中央的加冕礼。2016年9月,杭州代表中国首次举办G20首脑峰会。

2. 有没有世界级的公司

西雅图有波音、微软,纽约有花旗银行,慕尼黑有西门子,东京有索尼,杭州有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

3. 有没有向外输出影响世界的产品或商业模式

洛杉矶的好莱坞电影公司向外输出着大片和文化,慕尼黑的西门子向世界贡献着工业4.0最前沿的技术,杭州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正在向世界输出互联网贸易模式和普惠金融模式。

没有政策红利,完全靠原生力及不按套路出牌的发展思路,杭州在过去十几年一路弯道超车,冲到世界面前。现在的第三张牌会有什么影响和改变,让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探索中国发展的新周期
下一篇:最后一页

电话:020-87676818 E-mail:gdoea2010@163.com 邮编:510080 地址:广州市烟墩路14号202室

广东省海外交流联谊会(GD Overseas Exchange Assiociation) 粤ICP备130298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