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是:首页 > 新闻热点 > 时政热评 >

“深港通”里的国家战略
2016-08-19 10:08:51   来源:   作者:   点击:

1471384383626508.jpg

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了一条重磅信息:“深港通相关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国务院已批准《深港通实施方案》。”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沪港通。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正式开通。之后的7个月时间,A股从2474点一路上涨到5178点,涨幅达109%,可以说助推了一波A股的大牛走势。

那么,深港通的到来,又将意味着什么?

战略

沪港通也好,深港通也罢,说到底是一种双向的渠道:内地投资者可以在上交所和深交所用人民币交易香港H股的某些股票,反之,海外投资者也可以在香港交易所用港币交易内地A股的某些股票。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资本市场开放的试水。在这之前,大家要到交易地去开户;开通之后,还增加了交易的额度(每天交易额度是130亿,总额度已取消),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交易的便利度。

话说回来:中央为什么要搞沪港通和深港通?

说到底,是为了金融改革的目的——资本市场的开放和人民币的国际化。在最终状态下,资本可以在中国和国际市场上自由流动和配置,人民币也可以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重要一环。显然,这需要多方面的改革,而沪港通和深港通是其中的一块试验田。对于想“出海”的中国资金来说,可以通过这两个工具在香港试水,为技术操作和监管提供经验。

比如,国内流动性太过泛滥,多渠道入手化解国内金融体系的风险,由堵改疏。这就需要把国内严重过剩的人民币引导出去,俗称人民币出海,又叫资本输出。但资本项下的外汇还不能自由兑换,也不能急于放开。所以才有了沪港通和深港通。

同时,人民币要从交易货币、结算货币到投资货币,最终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投资的功能必须要有,而且必须要在一个国际化的资本市场中去实现。这个时候,香港市场的存在简直就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国内资本出海游泳,可以先在香港试试水。

而在国家战略布局中,金融市场的控制非常重要。控制住港股的定价权,就要先从中小盘股开始。在未来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港币与美元间的联系汇率也将成为人民币自由兑换的一块试金石。要在港币上有控制力,就要提前下手布局香港的金融市场。

效果

那么,从前期的沪港通来看,这样的目的达到了吗?开通一年半之后,我们可以对沪港通有一定的评估。

数据显示,从正式启动的2014年11月17日算起,到2016年6月22日,沪股通的日度平均使用比率为4.5%,累计使用额度1361.8亿元,占投资总额度的45.4%;港股通的日平均使用率为6.8%,累计使用额度1749亿元,占总额度的70%。

而在平均数据之外,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开通第一天用完了当天的130亿元额度之外,之后再也没有用完过;而从后期来看,南下的资金则越来越超过北上的资金。这或许略低于最初的市场预期,也跟政府最初的预期有一定差距。

其中当然有技术层面的原因。经历了A股的大牛市之后,海外投资者发现A股难以以正常的估值参与;而去年开始的人民币大幅波动,也降低了市场的预期。

更关键的原因在于,沪港通存在一些机制层面的问题。比如,香港市场全年开放200天左右,但港股通可以交易的时间要更短,这是基于结算方面的技术性障碍;固定20%的红利税,实际上也等于给国内投资者多收税(如果是直接投资香港市场,税率是10%);同时,如果实际操作过沪港通交易的话,就会发现其中的用户体验并不好,包括中间汇率与结算汇率的差异等。

这样的问题,都需要在深港通开通之后逐渐解决。

香港

深港通,对于香港来说同样也是利好。

去年,香港资深投资顾问曾经告诉侠客岛,“沪港通-公募资金南下-深港通-自贸区”是这一系列政策利好的开端”,“港股的机会是巨大的,香港将迎来它历史上的最后也将会是最大的一次繁荣”。

这是因为,作为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香港将在人民币与国际金融资本间继续发挥出蓄水池、缓冲器、实验田的作用。而资本自由兑换逐步放开的节奏,又是由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来决定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香港较之上海或深圳,其作用与影响显然将会更为积极。

要知道,沪港通之前,港股日交易量仅六七百亿港元,而在之后,则一举突破2000亿港元。同时,香港股市较A股普遍折价50%的低估值公司,是推动股市上涨的重要因素,公募资金的南下起到了示范作用,表明国内投资人已经将眼光转向香港。在去年4月时,内地券商香港子公司,基本开户量较去年同期就有10倍以上增长。

改革

沪港通和深港通,是否能带来更进一步的市场化脚步?

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中国始终是不可回避的市场;但之所以很多海外投资者对A股有忧虑,是担心过于行政化的干预,导致无法市场化地预测管理行为。

从技术上看,深港通的开通,对于A股可能有信心提振作用。而由于每日额度的限制,引入和流出的资金量都有限,因此并不一定会成为市场的决定性变量。

但从更宏观的层面看,这至少代表了改革并未停步。从证监会的答记者问可以看到,A股与海外市场的脸解读更进了一步,扩大了开放的力度,包括纳入了大部分的A股、H股公司等。同时,无论是对交易公司的市值限制,还是限定机构投资者,都代表了中国的金融改革依然在谨慎中前行。

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ASIFMA)行政总裁Mark Austen曾经撰文,非常看好深港通的前景。这是因为,按照市值,截至2014年底,深交所总市值高于2万亿美元,排名世界第9;按照去年的成交额计算,深圳排名世界第四,月均成交额是伦敦证交所的2倍多,排在它前面的只有纽交所、纳斯达克和上交所。同时,相对于上交所,深交所的民企更多,制造企业、IT企业都是上交所的几倍;而从2006年以来,深证综指已经涨了4倍多,同期上证综指只涨了1倍。

在他看来,这将“把代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各行各业的可投资A股(从大盘股到中小盘股)全盘呈现到世界面前”,“大大提高中国股市的吸引力,并极大地促进中国融入世界金融体系——而这显然是一件好事”。

文/公子无忌、赖熊

(本文为“侠客岛”独家授权海外网发表,如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海外网-侠客岛专栏”)


上一篇:越过美国率先访华, 昂山素季在选边站吗?
下一篇:探索中国发展的新周期

电话:020-87676818 E-mail:gdoea2010@163.com 邮编:510080 地址:广州市烟墩路14号202室

广东省海外交流联谊会(GD Overseas Exchange Assiociation) 粤ICP备13029892号